司考
信息

考试公告考试大纲报考条件考试时间法考快讯

报名入口成绩查询证书领取政策法规准考证打印

历年真题
模拟试题

卷一卷二卷三卷四

卷一卷二卷三卷四

课程
资料

面授课程网校课程

卷一卷二卷三卷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考信息 > 法考快讯 >

刑法|帮重病亲人自杀,该当何罪?

2018-07-11 10:12:55 来源:中国普法网

一边,是孝顺的女儿、女婿和贴心的丈夫;一边,是希望渺茫难以治愈的顽疾。她,最终选择放弃。当着家人的面,一口喝下女婿买来的毒药……面对家属字字泣血的回忆,邻居们催人泪下的述说,陪审员几度落泪。那么,法官将怎样判决这桩交织着情与法的杀人案?

重病卧床一心求死

50岁的余勇已有些伛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6月1日,他木然地站在法庭上,一脸死灰,站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女儿余兰和女婿张祥杰。与以往不同,今天的法庭上弥漫的不是仇恨与吵闹声,而是悲伤与哭泣声。余勇声泪俱下,口口声声说:“把我关进去,让我女婿出来吧!”余兰也大哭不止悲伤过度,虚脱倒在地上。但一切为时已晚,因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张祥杰、余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被告人余兰因有自首情节,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随着法槌落下,案件尘埃落定,但一个令人扼腕唏嘘的家庭悲剧才刚刚拉开帷幕。

2003年,余勇带着妻子冷燕与两个女儿从湖北来到路桥打工。那时,孩子还小,夫妻俩盼着能过上好日子,风里来雨里去,虽然辛苦,但生活还是充满了希望,两个女儿也相继长大成家。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四五年前,冷燕时常感到头晕、关节疼痛,本以为是风湿等小病,但随着时间推移,冷燕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医院的药也吃了不少,但毫无效果。

于是,女儿带着冷燕来到了武汉、北京,经过大医院的反复诊断,冷燕被确诊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另外伴有脑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病症,这个消息对冷燕如晴空霹雳。家人掏空积蓄,四处借钱,医疗费花了十几万元,但冷燕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随之出现了头脑迷糊、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等症状。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7年6月,不幸再一次降临,冷燕在丈夫余勇上班的厂里摔折了左腿。当时送诊医院的专家说,病人基础病较多,手术风险很大,如果强行进行手术可能造成死亡,但不做手术又可能导致溃烂死亡。在家人的坚持要求下,冷燕接受了手术,但术后还是没能再站起来。经过又一次创伤,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整日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也越来越严重,饱受疼痛折磨。

虽然冷燕生活不能自理,但余勇和家人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左右,悉心照料,女儿余兰也辞去了工作,专职在家看护母亲。出院当天,为了方便照顾母亲,女婿张祥杰和女儿余兰把冷燕接到自己住处,之后一日三餐喂饭喂水,洗脚擦身,端屎倒尿。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一种免疫系统疾病,很难治愈,要靠激素类药物维持,冷燕的体重也猛长到150多斤。瘦小的女儿一个人搬不动母亲,就由女婿张祥杰帮着翻身、洗脚、剪指甲。

病痛反复地折磨,让冷燕的情绪越来越消极,开始不配合医生治疗,不好好吃饭,还萌生出轻生的念头:“我的生活过得很累,帮我买点老鼠药,活着太受罪了。”看到她痛苦不堪,家人暗自落泪。刚开始,家人一直劝她不要这么想,但看着她痛苦地挣扎,他们犹豫了……有时候,生活的苦难,会让人丧失活着的勇气。

一念之差家人买来鼠药

2017年8月28日,张祥杰打电话给余勇,问他要不要来家里吃饭。之后,开着车接到了老丈人,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期间,冷燕又提起不想活了,想吃老鼠药。家人再次劝她不要想不开,但冷燕态度坚决,一心求死。

老鼠药是女婿张祥杰买的,花了12元钱,两支红色液体、一包红色药粉。丈夫余勇把装有红色液体(药水)的瓶子拧开,犹豫许久,但还是递给了她。冷燕一把抓过药水,当着家人的面,仰头一口喝下。

“妈妈,你别喝…”余兰哭喊着。余勇实在不忍心看,伸手打掉了冷燕手上的药瓶,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张祥杰说自己根本不敢看,趴在床上一直哭。看着妈妈口吐白沫,不停地抽搐,张祥杰和余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不要哭,不怪你们。”冷燕无力地拍着女儿和丈夫的背,轻声地说:“带我出去转转,我想回家。”

张祥杰背着她下了楼,将她轻轻地安置在车后座。余勇坐在副驾驶室。张祥杰说:“刚开始,她还有呼吸。开车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连老丈人什么时候下车都不知道,我看到前面的车就跟着,一辆一辆地跟着走。”

根据警方调取的监控显示,28日上午,张祥杰的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路桥街头兜兜转转,见车就跟,一直开了三四个小时。

下午两点左右,余勇接到女儿电话,冷燕咽气了。

难掩中毒死亡真相

由于遗体火化需要死亡证明,一家人商量着由张祥杰载着冷燕的遗体到派出所去开证明。后座上的冷燕,脸上被盖上了毛巾,由于中毒,面容已经乌青扭曲。公安机关在查看遗体时发现了冷燕的中毒迹象,对吞吞吐吐的张祥杰产生了怀疑。于是,张祥杰和余勇被依法刑事拘留。后来,余兰也来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民警问他们为什么看着死者喝老鼠药不救人?他们说,因为冷燕多次央求“我活着是受罪,死了才是解脱。”“老家风俗,老人想死都是吃老鼠药死掉的。”余兰带着哭腔说。

“老鼠药是我买的……”法庭上,张祥杰一直低垂着头,只有被问话时才会抬头作答,声音很轻。张祥杰说,进看守所之后,他一直在想丈母娘去世的事情,“我心里很难受,我觉得我要对她的死负责。”

余兰在法庭上哭得声嘶力竭,一度虚脱,母亲的去世让她深深地内疚和自责:“妈妈曾经跟我说,外公托梦给她,说你在那边太苦,跟我来吧。现在,我也常梦到妈妈,她问我现在过得好不好?我说,很不好,我也想跟你去……”

余兰的妹妹和张祥杰的弟弟到庭作证。余兰的妹妹说:“他们对妈妈很好,姐夫还为妈妈洗脚、剪指甲、喂水喂饭,对我妈妈来说,儿子都做不到的,女婿都做到了。”

张祥杰的弟弟也说,为了给丈母娘看病,哥哥曾几次找他借钱。

冷燕的弟弟远在湖北,公诉人宣读了他的证言:“姐姐生病十多年,余勇他们四处求医问药,对她很好。不管我姐姐是怎么死的,我都选择原谅,请求法官从轻处罚。”

站内相关推荐

考生交流平台

  • QQ
  • 微博

    中公教育官方微博
    扫码关注
  • 微信

    中公教育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
  • 电话
中公简介 | 联系我们 | 支付方式 | 加入中公 | 中公荣誉 | 网站地图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23号汉华世纪大厦B座 全国咨询专线:400-6300-999
Copyright©1999- 北京中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诉电话:010-60957934 投诉邮箱:sifalu@offcn.com
京ICP备10218183号-8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7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