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法考
010-8343-3366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备考指导 > 主观题演练 >

 2020年法考公告预约

姓名

手机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0s

【刑法】法考主观题案例简答题(答案解析)

2019-10-16 09:56:25 来源:中公法考

>>> 中公法考交流群:831761092

>>>中公法考微信公众号: offcnlaw

>>>中公法考考试咨询中心


1.【考点】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答案】村长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黄某、李某构成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出租荒山是村民自治组织事务,不是接受乡镇政府从事公共管理活动,村长此时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不构成受贿罪。

【思路点拨】本题注意,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行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与受贿罪的主要区别在于犯罪主体不同。受贿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主体必须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包括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国有单位中并不从事公务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其他单位”,既包括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小组等常设性的组织,也包括组织体育赛事、文艺演出或者其他正当活动而成立的组委会、筹委会、工程承包队等非常设性的组织。本案中村长收受黄某、李某现金1万元同意签订租赁合同的事实符合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特征。村长属于非国家工作人员,收受1万元为黄某、李某谋取利益,故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考点】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受贿罪的共犯

【答案】赵某父亲与赵某构成受贿罪共犯。赵某父亲不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因为只有在离退休人员利用过去的职务便利收受财物,且与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共犯关系的场合,才有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余地。

【思路点拨】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的受贿行为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还是受贿罪,要区分时间段,同时兼顾有无事先约定。(1)行为人所利用的便利条件是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或者行为人索取、收受请托人财物并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均发生在离职以后,且行为人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不是基于任职时的约定或者是作为其任职时权钱交易行为的“对价”,而是一个新的行为,该行为人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论处。(2)行为人在任职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或者在任职时与请托人事先约定,在其离职后收受请托人财物,以受贿罪论处。本案中,“李某给赵某的父亲(原县民政局局长,已退休)送去1万元现金,请其帮忙说话。赵某得知父亲收钱后答应关照李某,令人将邻近山坡的树苗都算到李某名下”,这一事实是李某基于赵某的父亲与赵某的父子关系而进行的行贿,并不是因为赵某的父亲的职务便利。故赵某的父亲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根据刑法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向国家工作人员代为转达请托事项,收受请托人财物并告知该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国家工作人员明知其近亲属收受了他人财物,仍按照近亲属的要求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对该国家工作人员应认定为受贿罪,其近亲属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本案中赵某父亲收受李某1万元现金,赵某利用自己的副县长的职位关照李某,非法令人将邻近山坡的树苗都算到李某名下,故赵某与赵某父亲构成受贿罪共犯。

3.【考点】贪污罪共犯共同犯罪中“个人贪污数额”的认定

【答案】伙同他人贪污的,以共犯论。黄某、李某取得补偿款的行为构成贪污罪,二人是贪污罪共犯。因为二人共同利用了黄某的职务便利骗取公共财物。二人要对共同贪污的犯罪数额负责,犯罪数额都是50万元,而不能按照各自最终分得的赃物确定犯罪数额。

【思路点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本案中,“镇长黄某负责某重点工程项目占地前期的拆迁和评估工作。黄某和村民李某勾结,由李某出面向某村租赁可能被占用的荒山20亩植树,以骗取补偿款。后李某获得补偿款50万元,分给黄某30万元”。黄某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骗取国有财产构成了贪污罪,李某与黄某勾结共同骗取了补偿款50万元,是贪污罪的共犯。对于共同贪污犯罪中“个人贪污数额”的认定,在共同贪污犯罪案件中应理解为个人所参与或者组织、指挥共同贪污的数额,不能只按个人实际分得的赃款数额来认定。故本案中李某与黄某犯罪数额都是50万元,而不能按照各自最终分得的赃物确定犯罪数额。

4.【考点】教唆未遂

【答案】陈某构成盗窃罪的教唆犯,属于教唆未遂。李某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李某虽然接受盗窃教唆,但并未按照陈某的教唆造成危害后果,对汽车玻璃被砸坏这一结果,属于超过共同故意之外的行为,由李某自己负责。

【思路点拨】教唆犯是指授意、怂恿、劝说、利诱或者其他方法故意唆使他人犯罪的人。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种情况在刑法理论上称之为教唆未遂。按照刑法理论,“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一般包括以下情况:被教唆的人拒绝教唆犯的教唆;被教唆的人虽然接受被教唆,但没有实施犯罪行为;被教唆的人实施犯罪并不是教唆犯的教唆行为所致;被教唆的人虽然实施了犯罪,但所犯之罪的性质与教唆犯所教唆之罪的性质完全不同。在上述情况下,教唆行为并没有造成危害结果,故对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刑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本案中陈某对李某说可以把钱偷回来,李某深夜到黄家伺机作案,但未能发现机会,便将黄某的汽车玻璃(价值1万元)砸坏。李某虽然接受了陈某的教唆但并没有按照陈某教唆的内容作案,而是将黄某的汽车玻璃砸坏,李某这一行为属于故意毁坏财物罪,所犯之罪与陈某教唆的盗窃罪性质不同,所以陈某构成的是盗窃罪的教唆犯,属于教唆未遂。而李某砸车这一行为超出了教唆的范围,所以由李某自己承担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责任。

5.【考点】不作为犯罪的构成要件

【答案】邢某不构成不作为的放火罪。虽然法律明文规定发现火情时,任何人都有报警的义务,但是,报警义务不等于救助义务。同时,仅在行为人创设了危险或者具有法律、法规规定的保护、救助法益的义务时,才具有刑法上的不作为的义务来源。本案中火情是黄某造成的,邢某仅是偶然路过,其并未创设火灾的危险,故邢某并无刑法上的作为义务,不构成不作为的放火罪。

【思路点拨】不作为,是指行为人在能够履行自己应尽义务的情况下不履行该义务。从表现形式上看,不作为是消极的身体动作;从违反法律规范的性质上看,不作为不仅违反了刑法的禁止性规范,而且直接违反了某种命令性规范。行为人负有实施某种积极行为的特定法律义务,这是构成不作为犯的前提条件。本案中邢某并没有实施灭火这一积极行为的义务,故邢某不构成不作为的放火罪。

6.【考点】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答案】黄某放火与范某死亡之间,介入了被害人范某的行为。肯定因果关系的大致理由:(1)根据条件说,可以认为放火行为和死亡之间具有“无A就无B”的条件关系;(2)被害人在当时情况下,来不及精确判断返回住宅取财的危险性;(3)被害人在当时情况下,返回住宅取财符合常理。否定因果关系的大致理由:(1)根据相当因果关系说,放火和被害人死亡之间不具有相当性;(2)被告人实施的放火行为并未烧死范某,范某为抢救数额有限的财物返回高度危险的场所,违反常理;(3)被害人是精神正常的成年人,对自己行为的后果非常清楚,因此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4)被害人试图保护的法益价值有限.只有甲对乙的住宅放火,如乙为了抢救婴儿而进入住宅内被烧死的,才能肯定放火行为和死亡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思路点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国刑法理论一般认为,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是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一种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在发生了某种危害结果时,司法机关首先要确定谁的行为造成了该危害结果,然后进一步判断该行为是否符合犯罪构成,最后得出是否构成犯罪的结论。研究因果关系,显然不是研究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本身,而是研究如何确定某种危害结果是由某种危害行为造成的。

(一)我国刑法理论过去采用必然因果关系说,即当危害行为中包含着危害结果时,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就是必然因果关系。认为只有这种必然因果关系,才是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必然因果要求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有着内在的、必然的关系,才是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由于这种学说导致刑法上因果关系的成立范围过于狭窄,后来出现了偶然因果关系说,以弥补必然因果关系的不足。所谓偶然因果关系,是指某种行为本身并不包含产生某种危害结果的必然性,但是在其发展过程中,偶然又有其他原因介入其中,即偶然地同另一原因出现交叉,由后来的介入的这一原因合乎规律地引起这种危害结果,此时,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就是偶然因果关系,而介入因素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必然因果关系。认为必然因果关系与偶然因果关系都是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偶然因果关系就相当于因果关系中“条件说”,其奉行“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的判断思路,即如果没有前行为就没有后结果时,前者就是后者的原因。本案中:“大火烧至村民范某家。范某被火势惊醒逃至屋外,想起卧室有5000元现金,即返身取钱,被烧断的房梁砸死。”因为黄某的放火行为是最基本的条件,故根据“条件说”黄某放火与范某被砸死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二)介入因素与因果关系的断绝。所谓介入因素,是指介于先前行为与最后结果之间的因素。介入因素不仅只产生了结果,而且使得某些本来不会产生这种结果的先在行为和结果发生了某种联系。总体而言,介入因素包括三类情形:自然事件、他人行为以及被害人自身行为。由于介入因素使得前行为与危害结果发生了联系,如果介入因素是盖然性的,则前行为与危害结果的因果关系没有中断,有因果关系。如果介入因素是偶然性的,则前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中断,没有因果关系。本案中:“范某被火势惊醒逃至屋外,想起卧室有5000元现金,即返身取钱,被烧断的房梁砸死。”范某返身取钱是介入因素,是直接导致范某被房梁砸死直接原因,使得黄某放火与范某被砸死的因果关系中断,故黄某放火与范某砸死不存在因果关系。

中公法考编辑推荐:

@在职人员、在校学生复习法考的正确方式! 

案例|明知是假药而销售 以销售假药罪获刑八个月

法律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

2019法考主观题各省主观题考试成绩查询时间汇总表

(责任编辑:lxfoffcn)

相关阅读